科技

花钱买来的陪拍靠谱吗线下陪拍服务调查

□ 本报记者 孙天骄

□ 本报见习记者 丁 一

□ 本报实习生 陈立儿

“我本来就喜欢拍照,没想到对方不仅会拍照,而且还愿意和我一起游景点、聊天玩一下午。”

来自福建厦门的黄萍几个月前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一条“包妆造修图、陪拍全程”的帖子,花了200多元购买了该陪拍师一个下午的服务,感觉还不错,从此便成了购买陪拍的常客。“有时出门玩,不好意思老叫朋友陪我,花钱买个‘搭子’挺好的”。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陪拍在一些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年轻人中逐渐流行,陪拍的价格多为1小时几十元,一些陪拍师不仅能够陪拍陪玩,帮忙介绍景点、规划拍摄路线,还可以修图、提供妆造等。同时,因拍摄技术不符合要求、“放鸽子”“逃单”等引发的陪拍纠纷也屡见不鲜。

受访专家认为,陪拍作为一个新兴事物,目前尚未有明确的服务标准,当事双方多通过社交平台或更为私密的聊天软件进行沟通,缺乏正规性,且存在安全性风险,需要提高警惕,进行规范。

服务水平参差不齐

“本人熟知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可以带领你穿越那些繁华的商业街区和古老的胡同,带你发现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美丽瞬间。”

“无论是大步流星的走路姿势,还是灿烂笑容中的眼神交流,我都会帮你们记录下这些难忘的瞬间。我会尽力让每一张照片都充满生活的气息和故事的温度。”

……

社交平台上,输入关键词“陪拍”,不少这样的宣传广告映入眼帘。

记者查阅发现,提供陪拍服务的人统一称自己为“陪拍师”,有专职和兼职之分,价格多为50元到100元1小时。“拍照 陪伴”是他们的主打业务,也有的陪拍师称自己可以为外地游客“规划游览路线,边拍边游”。“8月中旬可约吗”“8·18求陪拍”,不少帖子下方已经有网友兴致勃勃地咨询业务。

来自浙江杭州的刘畅是一名兼职陪拍的大学生,正值暑期,她将自己的艺术类专业与兼职结合,通过在社交账号上发布陪拍信息“接单”。“现在主要是使用普通相机、手机等进行陪拍,地点主要在咖啡店、商场等室内场合,也会去一些网红景点帮人拍照。”

“情绪价值是陪拍业务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也是不少人选择购买陪拍服务的主要原因。”刘畅说,她的不少客户都是来杭州旅游的外地游客,在拍照留下纪念的同时,更希望能跟当地人接触,真切地感受当地氛围,因此,她会为对方介绍杭州的风土人情,推荐杭州的景点、美食等,不少客户后来都成了聊得来的朋友。

刘畅向记者介绍,之前网上约拍服务其实已经很火了,陪拍是在此基础上加入了陪伴属性,增添了许多元素,“对摄影水平的要求可能没有约拍那么高,但情感需求更高”。

“我会和我的客户说,我练习摄影的时间还不够长,因此请不要拿太厉害的摄影作品给我看。这也是降低客户的预期吧,我的水平更像是周围拍摄技术较好的朋友的水平。”刘畅告诉记者,她会提前和客户说清楚这些情况。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陪拍师直接用手机拍摄,摄影技术确实不太高,有的用修图软件修图,这引得很多消费者吐槽“陪拍技术差”“陪拍师心不在焉,拍摄的图片很多都是虚的”“对陪拍真的太失望了”。

黄萍就遇到过对拍摄技术不满意的问题,她告诉记者,有些陪拍服务存在夸大宣传的问题,容易产生不愉快甚至纠纷。“我遇到的陪拍师中有些都没什么拍摄经验,还不如我朋友拍得好,有的陪拍师就只会按快门,照片呈现出的效果不佳。”

来自北京的奕安是一名摄影爱好者,熟悉陪拍、约拍、摄影等行业,在他看来,平台上很多陪拍师毫无专业资质和技术可言,他们中一些人注册多个账号提供陪拍服务,一个账号负面评价多了,就用另一个。“很多陪拍师主要是帮忙随手拍、探店、旅游打卡、更新生活照、聊天,但拍照技能被忽视了,这导致容易出现消费价格模糊和预期不符的问题。”

口头协议违约常见

多位专家表示,陪拍这种线下陪伴休闲交友的形式,可以满足一些消费者的精神需求,减轻情绪负担。但值得注意的是,该现象出现时间较短,尚无专门的法律规定对该现象作出规制且未形成统一的行业规范,消费者应当仔细甄别风险,维护自身权益。

记者调查发现,陪拍往往是双方达成口头协议,约束力不够,约定双方出现“不守时”“放鸽子”“逃单”等情况较为常见。

说起“逃单”现象,刘畅直言遇到了多次,自己现在会用交定金的方式筛选一部分人,但仍会遇到不付尾款的人,有一次遇到一个客户,嘴上说对她的陪拍服务很满意,中途却不见了人影,还直接将她屏蔽拉黑了,路费和尾款都没有付。

有陪拍师没收到尾款的,也有消费者被“放鸽子”的。北京市海淀区居民向洋就遇到类似情况。有一次,向洋事先跟陪拍师确认“可以比约定时间晚到半小时以内”,可等到陪拍那天,向洋迟到20分钟到场后,对方却当场“翻脸”,称因向洋违约而不再提供陪拍服务,也拒绝退定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谢鸿飞介绍,我国民法典规定了合同订立的形式,包括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其他形式。因此,当事人双方以口头承诺方式达成陪拍的合意,即可成立。陪拍这种线下“陪伴经济”本质上是一方提供劳务服务、另一方支付报酬的无名合同,可归为劳务服务合同的范畴。

“无论是客户还是陪拍师违约,均须根据违约的形态和违约的程度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谢鸿飞说,如果当事人一方“放鸽子”,构成根本违约,则另一方可以解除合同,并有权要求对方赔偿损失;如果当事人一方仅仅是比约定时间晚到一些,尚未构成根本违约,而属于迟延履行服务,则对方当事人可以要求违约方继续履行,并请求其承担迟延履行的违约责任。

关于支付尾款的问题,他认为,如果陪拍师已按照约定完成服务,客户拒绝支付尾款,则客户构成瑕疵给付,陪拍师不仅可以请求客户继续支付尾款,还有权请求其赔偿损失。如果客户已经交付了定金,而陪拍师“放鸽子”,则客户有权依照民法典规定请求陪拍师双倍返还定金。同理,如果客户交付定金后,自己“放鸽子”,构成根本违约,则陪拍师也有权没收定金。

那么,如果陪拍师拍照水准明显低于消费者心理预期,或者二者口头约定,涉及违约吗?

谢鸿飞认为,如果拍照水准与宣传的水准完全不一致,根本达不到客户的要求,则可能构成根本违约,客户有权解除合同,要求对方返还已支付的全部款项。如果拍照水准只是低于客户心理预期或双方的口头约定,属于“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可能构成瑕疵履行,客户有权请求其采取补救措施(如重拍、减少价款等),如果陪拍师拒绝重拍,则客户有权解除合同,并可以请求其赔偿损失。

完善立法规范行业

谢鸿飞提醒说,在享受陪拍等线下陪伴服务的同时,要警惕可能存在的风险,包括欺诈客户、违约、性骚扰、人身安全威胁,甚至可能涉及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等,这些都有待通过强化监管和建立完善法律法规来加以解决。

采访中,不少消费者也表示,安全性是他们选择陪拍时考虑的最重要因素。“对方毕竟是陌生人,而且都是个人接单,背后没有靠谱的机构背书,所以一开始我还是很谨慎的。”北京市朝阳区居民严青说,综合考虑后,她通过社交平台找了一个发帖量多、发帖周期长、评论区中有不少反馈的陪拍师,并特意将见面地点选在了人群密集场所。

“常见的筛选客户方式是设定只接受同性之间的陪拍、双人单必须是情侣关系、明确一些偏远位置不接、时间过晚不接等。”刘畅说,作为陪拍师,出于安全考虑,她也会对自己的客户进行筛选,“超过傍晚回家,我就会和父母报备自己所在的地址以及客户信息”。

受访专家指出,因为陪拍服务的买卖双方多是通过社交平台进行沟通,缺乏正规性,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在这一问题上,相关平台应该承担起相应的风险提示和审核义务。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叶刚认为,平台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根据民法典规定,经营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电子商务法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果平台未对陪伴服务提供者的信息和资质做必要审查,未向服务提供者或消费者提示陪拍行为可能存在的风险,导致服务提供者或消费者遭受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王叶刚说。

来源: 法治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