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

2021中国新技术百强

9.18.jpg

2021年,“房地产三线”、“互联网反垄断”、“教育双减”、“加强网络游戏氪金管控”等政策陆续落地。 一时间,不少民营企业人心惶惶,生怕监管的“铁锤”落到自己身上。 在头上。

除了表面上减轻生育负担、关注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外,最本质的原因是这些方面与国家战略背道而驰。

技术创新才是硬道理

以互联网行业为例。 在移动红利消失、垄断格局逐渐形成后,互联网巨头的角色从行业赋能者甚至颠覆者的形象转变为开始扮演类似水、电、煤炭行业的基础设施角色。 ,不再是价值的创造者,而是资源的分配者。 所有的线上应用都必须运行在自己的生态系统中,否则就不会倾斜流量或业务资源,因此中小企业就会成为巨头的附庸和附庸。 帮手。

消除竞争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资本的无序扩张,横向领域的扩张,纵向空间的拉长,教育、买菜、医疗……只恨自己的手不够长、不够快足够了,但事实上还不够。 它没有给社会产生多少正价值,只是将中间环节的利润收入囊中。 并没有给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带来更多改变,自然受到政策限制。

有选择地收紧监管,体现了国家的战略走向和对企业家的期待。 过去,由于市场经济的落后,国家不得不依靠人口红利,借助廉价劳动力和引进外资来推动制造业的提升。 由此带来的城市化进程,还可以支撑房地产等具有规模效应的传统产业,从而完成快速的资本积累和产业再投资,实现经济的蓬勃发展。

然而,中国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 经济增速放缓、人口红利消失、传统产业产能过剩、房地产价格失衡、虚拟经济泡沫、国际科技和贸易摩擦等,严重影响中国经济社会。 发展的基本规律已经改变。 以往的要素驱动、投资驱动的方式已经不能带动经济朝着高质量方向发展。 当前发展方式已经转向创新驱动。

未来,技术创新将是主旋律。 2021年3月12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纲要和面向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把科技创新摆在突出位置,作为第一项任务,将执行一个专门的章节。 部署。 这是我国研究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历史上的首次,充分体现了科技创新在政策上的重要性。

要深入理解它的价值,我们还可以从更长的维度来看待时间。

科技创新是驱动新经济周期的唯一因素

根据俄罗斯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提出并不断发展的罗盘循环理论,从瓦特发明蒸汽机引发的工业革命开始,世界经济实际上一直呈现规律性的周期性波动,经济周期长达40至60年。 。 分为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四个阶段。

每个周期都以创新性技术变革开始,例如纺织工业和蒸汽机技术、钢铁和铁路技术、电器和重化工业、汽车和计算机。 前20年左右是繁荣时期,新技术不断发展。 颠覆,经济快速发展; 然后进入5-10年左右的衰退期,经济增长明显放缓; 衰退期后的10-15年是萧条期,经济缺乏增长动力; 最终进入10-15年的恢复期。 培育下一个重大技术创新。

原则是每一项技术创新都有应用边界。 一旦达到技术效率的天花板,资本就会按照之前的惯性,继续投入机器的扩张和再生产,以追求高额利润。 这将导致产能过剩。 如果此时选择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消费,就会出现资本主义危机,甚至引发金融危机。

现阶段,全球经济正处于第五个康波周期(1991年-)。 以信息技术作为标志性技术创新,计算机产业大发展产生的利润反哺实体经济,提高实体经济效率,创造更多财富。 ,开启了信息产业的繁荣周期,一直延续至今。

为什么近年来国际争端和民粹主义运动爆发,“内卷化”这个学术术语又是如何成为网络流行词的? 这一系列国际国内社会矛盾的核心原因是,这一轮信息技术带来的红利几乎被抹去。 当总蛋糕无法做大时,想要获得更多利益的个体就只能通过与其他个体的竞争来实现,冲突的激化是可以预见的。

从国际形势来看,过去,美国作为科技创新的领导者,发现自己的发展速度变慢了,就会压制那些追赶得太快的国家。 中国首当其冲。 经过一系列打压措施,中国过去从美国获得的技术扩散红利消失了,中国自身的发展速度也开始放缓,社会内部关于“内卷化”的讨论开始泛滥。

世界实际上迫切需要一场新的技术革命来刺激经济加速进入下一个发展周期。 信息技术的大规模普及以及网络连接和数据处理能力的提高,为下一个技术类别的异军突起创造了必要的基础条件。

毫无疑问,谁是这场革命的领导者,谁就将在下一轮贸易和核心技术中获得主导权和议价权。 这也是中国政府大力支持科技创新的底层逻辑。

中国急需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认为,企业家最重要的功能不是在现有条件下按部就班地组织经营和生产,而是在经济结构中不断进行“革命性突变”,对旧的生产方式进行“创新”。 破坏”来实现经济要素的新组合。因此,创业的核心是创新。

随后,现代管理之父彼得·德鲁克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指出,“行善赚钱”是21世纪企业社会责任的新内涵,即通过创造商业价值来实现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对社会有益的活动。 团结。 换句话说,创建一个强大而美好的组织,其实是企业家最大的社会责任和贡献。 这进一步将企业家精神提升到了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层面,成为企业家区别于商人的根本原因。

纵观企业发展史,我们会发现伟大的企业家总是追求高于利润的东西。 他们有着强烈的使命感,有“活着改变世界”的志向,立志成为社会梦想和科技进步的责任人。

如今,国内很多企业仍然更喜欢内部管理方式和外部商业模式的创新,注重现有技术的应用,而不是投入新技术的研发。 目的其实是为了商业利益最大化,重点还是自己的生存。 没有公众层面的发展远见,没有对社会和国家的使命感,如何为中国突破现有瓶颈做出贡献?

国家为何要大力扶持硬科技产业? 以硬技术最具代表性的八个领域(光电芯片、生物技术、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航空航天、智能制造、信息技术)为例。 这其中哪个行业龙头不需要几十年的培育? 花了数年时间才达到目前的状态。

真正优秀的企业是“以问题为导向”,重点是如何解决问题,而不是“以利润为导向”。 只有前一种企业家,才能在黑暗的环境中摸索前行时,心中始终保持明亮的光芒。 十年磨一剑,方能锋利。 只有始终以解决国家、社会、行业的实际问题为目标,才能最终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商业环境中脱颖而出,实现稳健长远发展。

结论

今天的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到了结构转型的十字路口。 一方面,房地产需要稳定才能“不急转直下”,但其占收入的比重却在慢慢下降; 另一方面,通过鼓励更多的企业,企业家们正在向硬技术的方向前进,巩固整个国家的工业基础,避免再次被“卡住”的情况。

这场国运之战,微观层面注定是企业乃至企业家之间的较量。 “创新+责任”无疑成为当下中国最需要的企业家精神核心。 如今,科技潮流已经到来,谁在裸泳,一眼就能看出。